赛马场上的巾帼英雄——Wilhemena
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  在20世纪初,澳大利亚的一个跑马场上,围栏后的有数观众屏住呼吸,目不转睛地谛视着场地中心正在进行的一场竞赛——近了、更近了……

  那个英姿飒爽的骑手,骑着身下的骏马,以碾压之势第一个冲过了最终的那条线!

  Bill Smith!

  有数人民起头欢呼起冠军的名字,他们为了他的成就拼命庆贺欢呼,整个场地都沸腾了起来……

  而这名骑手,只是轻轻地鞠了鞠躬,向支持他的人民们表达了谢意,便翩然拜别……

  不是他,不愿与支持者一起庆贺。而是,他身上,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……

  ——技巧高超的Bill,从来都不具有过。

  他并不是Bill Girlie Smith,而是Wilhemena Smith。一名女性骑手。

  晚年时期照顾她的护士绘制

  故事还要从当时的大背景起头讲起。

  在澳大利亚,当地人很喜欢跑马,各种跑马竞赛也常常万头攒动,牵动有数人的心。但是,在那时,跑马场上,只允许有男性具有。

  明文规定的法律,盖住了大部分对此充满兴趣的小姑娘,却不盖住Wilhemena。

  她出生于1886年,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分就过世了,而她也进入了西澳大利亚的一家乡村小镇的孤儿院。

  16岁那年,她独身一人,搭上了前往北昆士兰的船。

  年轻的Wilhemena怀揣着对大城市的憧憬,在这艘船上流浪了小半个月,终于踏上了这一片繁华的土地。

  她想在这里扎根,想在这里活下来,想拥有一份事情,一个安稳的糊口。

  但现实,却给了她当头一棒。

  ——她能找到的大部分事情,都拒绝了她。“你走吧,我们这里不需要女孩子。”

  但Wilhemena知道,她并不输给男人。

  于是,她剪掉了长发,穿上了束胸,找了一顶灰扑扑的帽子,和一身不太合适的西装,压低声音,对着镜子揣摩了很久。

  而第二天,曾经拒绝她的老板,接收了“他”。

  从那一刻起,Wilhemena消逝了。取而代之的,是年轻有力的男人,Bill Smith。

  她当过矿工,当过码头搬运工,开初又进入了啤酒厂。勤劳肯干的Bill Smith得到了老板的赏识,晋升的很快。

  而她每次得了闲暇,都邑去观看跑马竞赛,站在欢呼的人民中,谛视着在赛场上的骑师。

  骑着骏马肆意驰骋,感受风从身旁呼啸而过,周围的景象都飞速后退……

  她无比向往着,这样的自在。

  在30岁的时分,她辞掉了事情,正式起头训练马术。

  她非常有天赋,提高神速,以至在几年的时间,就成为了专业骑师,以至持有教练执照。

  “Bill Smith”这个名字,起头出现在各个跑马场上,成为一名冉冉升起的新星。

  每一次竞赛,她都邑骑着一匹大马,在赛场飞驰。

  目光牢牢锁着前方的跑道,耳边是呼啸的风,和更远处疯狂的观众们齐声高喊的“Bill”。

  Wilhemena知道,一旦身份暴露,这十足都将不复具有。

  她起头比以往更加谨慎,逐日都戴着标志性的灰帽子,穿着牢牢的束胸,将自己的身形裹在西装之下。

  然则,她的出色,仍然引起了同行异样的目光。

  他们注意到了Bill的过分寂静,他从不呼啸,不会疯狂庆贺,即使博得竞赛,也只是温和的道谢、拜别。他们起头管他叫Girlie,讥讽耻笑他是娘娘腔,而她从不理会。

  但……逐步的,起头有流言蜚语传出来。

  ——骑术超群的Bill Smith,其实是个女的!

  没错,为了粉饰身份,Wilhemena几乎从来不会使用公众更衣室。

  每一次竞赛,她都是第一个来的,赶在其他人到来之前,就将自己的骑师服换好,不让他人看到。

  很多不坏善意的骑手,想要骚扰Wilhemena,来扰乱她的心神。

  他们暗暗暗藏在浴帘后面,试图窃看。他们将她堵在更衣室的角落,想要着手撕开她的衣服。

  以至,有一次竞赛中,她被另一名骑手冲撞下马,重重的跌倒地上,痛楚地股栗时,还有人冲上来,想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脱掉她的裤子。

  但万幸的是,Wilhemena竟然每一次都转危为安。

  她揪出了想要窃看的人,从围堵的人群中打出一条血路。以至在她跌下马时,忠心耿耿的管家也及时前来,驱散了想要欺辱她的人,并让他们得到了足够的惩罚。

  那些想要经由过程心理战术击败她的人都失望了,Bill Smith的竞赛,每一次,都表示的异样出色。

  她知道,现在的质疑声并不会让“Bill”的支持者倒戈,因为她强大的成就能让所有人闭嘴,将质疑放到一边。

  但是……一旦剥下这一层“身为男性”的假装,所有的十足都邑支离破碎。所以,她需要表示的更加出色。

  因此,每当她穿上那一身男装,成为骑师Bill Smith,Wilhemena会收起所有惶恐不安,充满自信、英姿飒爽的训练、事情、竞赛。

  在这个假装出来的全国里,她是毋庸置疑的强者。

  而她真的完成了这个奇迹。

  直到她年龄增长、体力下降而风光退休后,也从来不人知道过,Bill Smith的实在身份。

  开初,她搬到了一个小镇,独自糊口了几十年。88岁时,她因病住进病院。医生很快意识到,这名独居老人,其实是一名女性。

  在成为Bill半个世纪以后,她终于,恢复了Wilhemena这个名字……

  一年后,89岁的Wilhemena,这位传奇的缔造者,澳大利亚历史上第一个女性骑手,在Innot Hot Springs小镇长眠……

  又过了4年,1979年。

  澳大利亚政府,正式宣布,允许女性加入跑马竞赛。

  从那一刻起,与Wilhemena一样酷爱跑马的女性骑师,终于不用再隐姓埋名,掩藏自己的身份,而能够光明正大的在赛场上飞骋。

  如果Wilhemena泉下有知,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分,应是,百感交集……

  (马术在线)